当前位置:首页>历史秘闻

历史重演?30年前瑞典与苏联的“潜艇危机”

10月17日,瑞典军方突然开始在斯德哥尔摩附近海域展开大规模“侦测外国水下活动”,瑞典国防部透露,军方已派出包括舰艇、直升机等部队实施全面排查。据多家媒体报道,这一行动的起因可能是所谓的“俄罗斯潜艇在瑞典海域失事”。这让外界回忆起发生在30……

专题: 苏联核潜艇发展史 

10月17日,瑞典军方突然开始在斯德哥尔摩附近海域展开大规模“侦测外国水下活动”,瑞典国防部透露,军方已派出包括舰艇、直升机等部队实施全面排查。据多家媒体报道,这一行动的起因可能是所谓的“俄罗斯潜艇在瑞典海域失事”。这让外界回忆起发生在30多年前的类似危机。当时一艘苏联潜艇搁浅在离瑞典海军基地不远的一处礁石浅滩上,随后几天里苏联和瑞典政府围绕这艘可能携带核弹头的潜艇发生了很大争议,几乎酿成一起严重的对峙危机。

卡在礁石上动弹不得

资料图:瑞典巡逻艇抵近被卡在礁石上的S-363艇。

1981年10月,苏联威士忌级常规潜艇S-363号出发前往波罗的海执行巡航侦察任务。按计划,这艘艇将在远洋按既定线路巡航3周半后返回基地。出发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次航行会出什么事端,尽管S-363上带着数枚装有核弹头的鱼雷。

27日夜,S-363上浮航行。突然,潜艇底部传来巨大的声响,艇速骤降,艇体开始发生震动并倾斜,艇内水兵人仰马翻。艇长意识到可能撞到了什么,遂下令关闭引擎,潜艇安静下来。后来获得的消息显示,S-363撞上了一块水下礁石并搁浅,搁浅处水深8.7米,而潜艇艇高12米,因此被卡在礁石上动弹不得。更糟糕的是,离这里两千米外,就是瑞典卡尔斯克鲁纳海军基地,瑞典海军的主要军舰、潜艇皆在那里驻泊。卡在礁石上的S-363艇,等于“堵”住了瑞典军舰的家门。

正当苏联潜艇上的官兵试图借着黎明前的黑暗把潜艇弄走时,一名瑞典渔民发现异常,并通知了瑞典海岸警卫队。起初,瑞典军方没把渔民的报警电话当回事,因为事发海域礁石林立且是个“死胡同”,敌对方潜艇即使进得来也很难出得去。

此时,折腾了大半夜的S-363艇已经放弃了将潜艇开走的努力。艇长向上级报告,然后观察着海面和岸上的情况,一边祈祷不要被瑞典人发现,一边盼着早点有人能把他们解救出去。直到上午10点,仍没有一艘船或半个人影出现在海面上。潜艇上的官兵开始猜测,瑞典方面到底有没有发现他们。

但很快,一艘瑞典海军试验船靠近了S-363。据事后了解,该船当时正在事发海域执行测试新装备的任务,“偶然”发现了卡在礁石上的潜艇。显然,S-363艇上的苏联海军标志让对方明白了什么。瑞典军方获悉苏联潜艇入侵后如临大敌,立即出动了反潜直升机、军舰进行围捕与警戒,瑞典陆军则在岸上架设了火炮,空军战机也不时掠过,喷气引擎的轰鸣和撕裂空气时的噪音更加剧了现场的临战紧张感。双方的对峙就此展开。瑞典媒体立即获悉此事,各种报道纷沓至来,这艘被卡在礁石上的苏联潜艇遂有了个新绰号:“岩石上的威士忌”。

苏联潜艇差点引爆核鱼雷

瑞典方面清楚,如果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贸然登艇,可能引起S-363艇的反击。因此,瑞典军方只是将这艘潜艇团团围住。S-363艇当然不肯束手就擒,10月28日夜,该艇不顾岸上瑞军的射击警告,试图趁涨潮时机启动引擎驶离现场,最终还是被严阵以待的瑞典人拦截下来。

与此同时,得知S-363艇被扣消息的苏联海军立即从红旗波罗的海舰队抽调两艘驱逐舰、两艘轻巡洋舰、一艘护卫舰以及远洋拖船组成特混编队开赴出事海域,要求瑞典方面放人放艇。瑞典方面毫不示弱,下令军队进入最高战备状态,“清除任何侵犯本国领海领空的外国舰机。”当苏联海军特混编队出现在海平面上时,瑞军岸防炮兵的雷达立即将其锁定;当苏联军舰驶近约22千米(12海里)领海线时,瑞军开启火控雷达随时准备射击。无奈,苏军编队只得留下一艘拖船原地等待,其余军舰在瑞典领海外逡巡徘徊。此时,瑞典海军派出的数艘鱼雷艇也赶到现场,监视苏联拖船动向。

对峙进行到第三天,围困者和被围者都不知道怎么办好。瑞典边防部队除了每天夜间换防,几乎没有其他举动。此时发生的一件事让紧张的对峙出现了缓和:一艘运送换防官兵的小艇在离S-363艇不远处翻船,潜艇上的苏联官兵见状迅速打开探照灯照亮小艇翻落的地方,借着这束灯光,小艇马上被发现,落水瑞典官兵获救。

缓和只持续了一天,到对峙第四天,瑞典方面突然提高了对S-363艇的警戒级别,原先的边防部队被特种部队接替,数名狙击手从不同位置瞄准站在指挥塔上的苏联艇长等军官。原来,瑞典方面收到了美国人的通报:搁浅的苏联潜艇携有核鱼雷。随之而来的是更紧张的对峙,据S-363艇副艇长事后回忆,瑞典特种部队曾试图抢夺这艘潜艇,艇长差点下达引爆艇上核鱼雷的命令。

显然,这并不是对峙过程中唯一的“走火”可能。据报道,就在双方神经一触即发的时刻,苏联和瑞典军队的雷达都发现又有两个大型信号向瑞典领海驶来。瑞典人认为那可能是赶来增援的苏联军舰,随即用雷达将其锁定;苏军则以为那是瑞典海军军舰准备抵近射击,于是也做好了战斗准备。事后才知道,那只不过是两艘西德货轮。

不过S-363毕竟是一艘带有核武器的潜艇,为了避免灾难性后果,瑞典、苏联双方都保留了最后的理智,同意通过协商解决此次事件。

资料图:S-363艇艇长写给瑞典的纸条。

资料图:S-363艇打出旗帜表明身份。

“S-363”变“U-137”

资料图:S-363艇上的军官被“请”上岸接受调查。

苏联方面的最终决定是同意瑞典派出非武装海军军官登艇检查,S-363艇遂向瑞军发出“允许登艇”的信号。按照瑞典方面的要求,苏联艇长在纸条上写下了自己的姓名和潜艇舷号:“阿纳托利·米哈伊洛维奇·古斯金,137号艇。”这是古斯金跟瑞典人耍了个小花招,没有把潜艇的真正舷号“S-363”写在纸条上。但当时瑞典人没有察觉,对外公布“岩石上的威士忌”身份为“U-137”。

按古斯金艇长的说法,他的艇是因导航故障迷失方向,最终误入瑞典领海并搁浅。不过瑞典人显然没有相信他的说法,艇上军官被逐一“请”到岸上的不知名地点接受盘问,其间,瑞典方面应苏联大使馆要求,为被困潜艇补充了淡水等给养,两国政府的外交谈判也一直在紧张地进行着。

事发后,S-363艇被困现场到处都是记者。苏联方面虽然一再辩解,但自家潜艇出现在别人家领海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为尽快平息风波,苏联政府不得不向瑞典正式道歉,并在支付了几百万美元酬劳后,请瑞典拖船将S-363拖离礁石区。1981年11月7日,被困11天之久的S-363艇在苏联海军特混编队护航下,被拖船拖回波罗的海舰队母港。

“岩石上的威士忌”事件后,瑞典仿佛患上了“潜艇恐惧症”,怎么都觉得自己的领海不安全。1982年10月,为了捕捉“可能的入侵潜艇”,瑞典海军在某处海域设下由水雷和水下探测器组成的“陷阱”,没想到真的捕捉到一艘不明身份的潜艇。气势汹汹的瑞典海军再次重兵围困,但潜艇并未浮出水面。报道称,为了逼迫该艇就范,瑞军先后引爆了44枚深水炸弹和4枚水雷,但最终那艘神秘的潜艇竟安然逃脱。

事后虽然有人怀疑这艘神秘的潜艇属于苏联海军,但调查委员会根据声呐记录,认为那其实是一艘民用船只。更有人猜测苏联潜艇的技术水平尚不足以从密不透风的包围网中逃脱,因此,那艘神秘潜艇很可能来自某个北约国家。

资料图:S-363艇最终被瑞典拖船拖出领海。

资料图:瑞典人在S-363艇搁浅处立起纪念牌。

美国海军和中央情报局瞒天过海地打捞前苏联潜艇,实际上并没有获得他们希望的结果。因为在潜艇出水的过程中,意外地从中间折断,美国只获得了潜艇的艇首。美国从中找到了K129号潜艇的时钟,以及前苏联士兵使用的照相机,当然他们也获得了两枚载核弹头的前苏联导弹,这对于美国判断前苏联核武器的水平自然是有帮助的。但是美国人最想得到的前苏联海军通讯密码本和密码解析机却不在其中。

巡航导弹核潜艇是苏联核潜艇流派一个独有的分支。这种潜艇的主要使命是打击敌人的航母编队。1969年,第16中央设计局设计的661型艇К-162号开始服役。该艇为钛结构艇体,装备10枚可水下发射的“紫水晶”反舰导弹,采用双轴核动力装置,功率80000马力,双压水堆总热功率为355兆瓦。

早在1964年,苏联就通过了关于研制潜射洲际弹道导弹的决议。这就是机器制造设计局研制并于1974年列装的著名的Р-29导弹(使用Д-9发射系统)。这种两级液体燃料导弹是导弹制造史上的一次真正革命。安装百万吨级弹头时其射程为7800公里,安装80万吨级弹头时其射程达9100公里(Р-29Д改进型,1978年列装)。而与此同时,导弹尺寸未变,打击精度提高了。但Д-9导弹发射系统不适于部署在667А型艇上,因为Р-29导弹的尺寸远远超过了此前的Р-27导弹:弹长比后者长近3米,最大直径比后者粗0.3米,发射重量(33.3吨)是后者(14.2吨)的一倍以上。实际上,这也是首次需要按照发射系统的参数研制新型战略核潜艇。

老对手的异动引起了美国情报部门的注意,同年8月,沉没潜艇的具体坐标被美方测定。在美国情报部门看来,这堆深海之中的废铁无异于一座“金山”;如能将潜艇秘密打捞出水,不仅有助于了解苏联核弹头的设计,还可获取加密设备,从而破译苏方的军用密码。

该级首艇从开始建造到1983年结束,共建造了两批7艘。仅从纸面上的数据就可以看出705型的性能有多么先进,液态金属冷却反应堆确保了705型有着40节以上的超高航速;全自动指挥控制系统使得仅需要40名艇员就可以操纵潜艇。当美国洛杉矶级企图跟踪705型时,705型凭借着40节以上的高航速和钛合金壳体所具有的高强度、低磁性的特点,轻而易举地就将洛杉矶级远远地抛在了后面,并在片刻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联第二代鱼雷核潜艇是“孔雀石”设计局设计的671型艇(梅花鲈级),其首艇К-38号于1967年服役。该型艇在保留双固壳结构的同时采用了水滴线型和ОК-300单轴核动力装置,后者包括2座ВМ-4反应堆,总功率144兆瓦。该型艇到1992年以前一直在建造,并在建造过程中不断进行完善,共建造671型15艘,671РТ型(鲑鱼级)7艘,671РТМ型(狗鱼级)21艘,671РТМК型5艘。从671РТ型开始装备650毫米鱼雷发射管,而671РТМ/РТМК型就技术水平而言实际上属于二代半。

本文关键字: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