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技在线>爱立信>

南京熊猫:离开爱立信的日子

而在公司的会议室,主管业务的宋岳明总经理和几个中层干部模样的年轻人的讨论会仍在继续。其间不时有人外出打电话,去洗手间。 中午12∶00,宋走出会议室。他对有关爱立信会退出与熊猫的合作并没有表示惊讶,他回答了他能够回答的那一部分:“我们在手……

专题: 爱立信股价瑞典 爱立信股票 合肥取代南京枢纽地位 

而在公司的会议室,主管业务的宋岳明总经理和几个中层干部模样的年轻人的讨论会仍在继续。其间不时有人外出打电话,去洗手间。

中午12∶00,宋走出会议室。他对有关爱立信会退出与熊猫的合作并没有表示惊讶,他回答了他能够回答的那一部分:“我们在手机生产这一块的合作非常好,去年我们的产量是330万台,其中60%是出口欧洲市场和亚洲市场,这个数字超过国家给的政策指标。至于其他,那是董事会的事情。”

宋还强调说,目前爱立信和南京熊猫(相关,行情)的这个合资厂的全部出口产品都是贴的爱立信的商标。

“爱立信将终止和南京熊猫关于手机生产的合作。”爱立信(中国)有限公司方面肯定了这一市场传闻。据了解,接盘的将是一家叫做“Microcell”的芬兰公司。而对爱立信将以何种形式退出以及南京熊猫对其品牌的使用权将作何处理,爱立信方面未做解释。

爱立信(中国)有限公司的说法是:这仅仅是爱立信中国业务的一次重组,爱立信退出与南京熊猫的合作,不是爱立信全球战略调整的一部分。

只是,对南京熊猫来说,爱立信的退出又将意味着什么?

爱立信退出的理由

爱立信方面认为这次在手机合作上的“退出”丝毫不会影响爱立信与南京熊猫的关系,因为,爱立信与南京熊猫的另一家合资公司———南京爱立信熊猫通信有限公司(ENC)———在2001年,接连签下几笔巨额订单,被市场视作是上市公司南京熊猫“捧上了金饭碗”。

连续两年出现亏损的爱立信似乎并不在意它的合资公司是不是一家“电子百强企业”,它急于要做的是怎样兑现在明年实现亏转盈。除了已经宣布的在国内外裁员,和它的全球“效率计划”的重点相吻合的是,以调整运营结构避免“资源使用上的重复”。

在中国,爱立信控股的手机制造企业有两家,北京爱立信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业内称北京爱立信)和南京爱立信熊猫移动终端有限公司。爱立信退出与南京熊猫的合作后,北京爱立信将是爱立信在中国的惟一手机生产厂。

此前,爱立信方面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北京爱立信的手机产量是400万台。生产能力南北可谓旗鼓相当。略有不同的是,南京熊猫还可以克隆爱立信的机型生产“熊猫”手机。而且,“熊猫”手机20 01年在不事声张的情况下,还有超过80万台销量的不俗业绩。

但是,这些对爱立信来说,可能已经变得无足轻重。

爱立信在此前两天也就是4月22日发布的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显示,其调整后的税前收入亏损了54亿瑞典克朗(5.2亿美元)。就在爱立信计划用配股方式增发300亿瑞典克朗(近29亿美元)的股票的同时,也就是4月22日当日,爱立信股价一度急挫24%,创下五年来的新低。

而在这个时候,传出爱立信终结与南京熊猫在终端上的合作,在任何市场人士看来都不意外。

据爱立信方面的说法,其“效率计划”在去年的实施很见成效,去年一年为其节约成本200亿瑞典克朗。今年将继续执行成本削减计划,计划到年底削减成本100亿瑞典克朗,争取在2003年底,实现削减成本达400亿瑞典克朗。

而此次与南京熊猫在终端合作上分手,作为“效率计划”的一部分,究竟成效如何还不得而知,可对爱立信而言,已经义无返顾。

熊猫的潜力

南京熊猫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生产手机的能力。

1990年,熊猫介入手机领域,1991年,国家计委拨款1.6亿元,在熊猫集团建立了国家级的移动通讯工程研究中心。同年,熊猫研发出900兆模拟网蜂窝电话,但是由于零件采购成本过高,只生产了200部。

1992年,熊猫开始走与国外企业合作之路,与爱立信合作成立了第一家合资的通讯企业,主要生产900兆模拟基站交换机。1993年,熊猫与友利电、日立公司进行生产合作。1994年正式批量生产出3万台模拟手机。

1998年,熊猫开始与爱立信继续合作,开设了第二个双方合作的工厂,生产爱立信、熊猫两个品牌的手机。1999年10月,熊猫向市场推出第一款“熊猫”数字手机,也就是这个时候开始,熊猫就在机型上完全克隆爱立信。

而熊猫在自己品牌的销售策略上,完全走低价位路线。并在2000年3月,推出999元手机,率先把价格设定在千元以下。也就在这一年,熊猫牌的手机销售了41万部。

因此,南京爱立信熊猫移动终端有限公司的总裁费元稳也一度喜不自禁地向媒体表示,从“熊猫”手机的走势来看,“国产手机的春天似乎真的到了”。

他还对媒体总结当时熊猫手机的策略时表示,认为熊猫是“依靠和爱立信的合作,发展自我研发能力和制造能力”。

换句话说,生产制造爱立信手机已然使得熊猫实现盈利,至于熊猫手机,完全可以走一条更稳妥的道路,就是无须重金投入产品和市场的巨大风险,而只要借助“熊猫”在华东市场的既有的品牌影响力,熊猫手机也一样可以奔“小康”。

南京熊猫的一位市场人员甚至调侃说,熊猫手机这一块的利润对南京熊猫来说,就是“年三十晚上捡的兔子———有它过年,没它也过年”。

而现在,爱立信的全球手机业务重整,中国没有成为例外。

没有爱立信之后

毕竟在行业内浸染多年,费元稳当时也没有否认,每一个国产手机背后都有一个洋手机合作伙伴,而没有这些洋伙伴,国产手机的路阻且长。这就是现实。

因此,南京熊猫更愿意将自己一直以来克隆爱立信机型的做法理解为“务实的做法”,费元稳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说,其实大家心里很清楚,自主研发核心技术谈何容易,对国内企业来说,惟有潜力可挖的是在制造上。

这也就不难理解,熊猫手机的营销是采用区域包销制,而没有像TCL(相关,行情)和波导那样,花大气力建立自己的营销网络。这样的做法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让熊猫觉得比较省心,但是也一样让熊猫在业内有了“养尊处优”的评价。

熊猫通信产业集团的总经理邓伟明近日向媒体表示,“熊猫手机前几年打好了基础,但如果再不发力,就要彻底被淘汰出局了。”

邓伟明的这番话说在这样的特定情景下,多少显得有几分悲壮。

熊猫电子是一个具有64年历史的国家综合性大型电子骨干企业,而作为电子行业的老牌企业几乎经历过这个行业的所有盛衰荣辱,就是这样一个曾经拥有彩电销售的半壁江山的企业,在1999年10月,将赖以起家的彩电行业剥离上市公司,而起因是彩电业务已经成为上市公司赢利的障碍。

熊猫彩电的窘迫在一段时间里已经不是新闻,信息产业部官员曾在私下场合透露说,熊猫彩电曾在两三年内亏去了若干亿元。不过,南京熊猫并未因此而退出彩电业,南京熊猫公司本身及当地政府仍然需要熊猫电视支撑其产值规模以及品牌形象。

但是搭上国内通讯市场迅速增长的顺风船,并凭借和爱立信的合作,南京熊猫也一度成为国有大型电子企业资产重组后产业成功转型的范例。此后,南京熊猫借助爱立信在通信概念股上一路走强,几乎没有人怀疑南京熊猫会在移动通信终端有所作为,但是,随着爱立信的离去,所有的疑问也随之而来。即便是在此时,包括邓伟明、费元稳在内的南京熊猫也仍然很难回答的问题是,没有了爱立信,南京熊猫在手机制造上可以挖掘的潜力又在哪里。

本文关键字: 爱立信    南京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