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军校翻新暂停学生军训 工期长达一年(图)

工程有部分项目已经提前开工,但这次维修的原则之一是“不赶工期”,务求精雕细刻将具有历史意义的黄埔军校修好。学生俱乐部闻名中外的黄埔军校旧址因日久失修,春节过后将进行大手术——记者从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证实了这一消息。按计划,维修期间将实行边开……

专题: 黄埔军校一共多少学生 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 如何培养学生创新能力 如何培养学生想象 

工程有部分项目已经提前开工,但这次维修的原则之一是“不赶工期”,务求精雕细刻将具有历史意义的黄埔军校修好。

学生俱乐部

闻名中外的黄埔军校旧址因日久失修,春节过后将进行大手术——记者从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证实了这一消息。按计划,维修期间将实行边开放边施工的原则,不会影响游客参观;但下月起暂停接受外来学生军训。据了解,这次维修投入预计过千万,将用一年时间让这座屹立在珠江边的名校恢复昔日风采。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办公室伍主任表示,维修方案已获得国家文物局批复,目前正式开展施工招标,接受具有文物维修一级资质的单位报名;而具体的维修方案将于近期公布,工期将长达1年时间。“修旧如旧”和“不赶工期”是施工的两大原则。

记者了解到,该原则的提出,是吸取了1996年重修校本部时的教训。当时为了赶在军校建校74周年前完成,10600多平方米的建筑面积86天内便告完工,埋下了不少质量隐患。昨天,记者到黄埔军校旧址采访,发现不过几年,不少地方已经破损严重。屋顶的天花松脱下坠,钢筋混凝土梁柱表面的油漆已经全部起皮,很多地方已经脱落。屋顶瓦面也有多处开裂、破损等等。

伍主任表示,维修将严格按照“修旧如旧”不改变文物原貌的原则,使用原来的传统材料和传统工艺,保持原来的结构形式和外观形态,尽最大努力保存文物建筑的历史原貌,每一步修缮都“精雕细刻”地完成。

他介绍,黄埔军校属国家文物保护一级单位,因此其维修也要持有文物维修一级资质的单位来承担,而广东省内具有相应资格的建筑队伍只有广东岭南古建有限公司和广东五华县第一建筑工程公司两家;但是按照招投标的规则,至少要有5家以上单位应标才能开展,因此黄埔军校这次维修面向全国招标,现在已经开始接受报名。

症状:军校旧址本部天花“脱皮”

翻新天花防漏水

在军校最高统率机关所在地的校本部二楼“官长饭厅”,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杜副馆长指出,管理人员已多次发现天花板漏水,不但染黄了天花,而且带酸性的雨水滴落天蓝色的餐桌布还会留下痕迹。

据了解,校本部1996年由广州市政府长洲文化旅游风景开发建设小组复建,室内天花板采用的是石棉瓦板块结构,但由于临近江边、南方雨水较多等原因,这种不耐潮的石棉瓦会出现漏水和脱层。

记者发现,在总理室、书报阅览室、学生宿舍等几个室内天花“脱皮”情况最为严重,白灰已大块散落在床铺、地毯上。据介绍,这次维修首先就会考虑把天花进行翻新,同时会把瓦片掀翻重铺。同时,二楼地板多为木板或是地毯,所以通风干燥是保存的关键。

症状:文物建筑多怕“惹火”

开挖大消防水池

在军校旧址本部西侧,一座两层西式小洋楼就是“孙总理纪念室”,原为清广东海关黄埔分关旧址。1917年孙中山发起护法运动和1924年创办军校时曾在此休息和办公。这次维修将在纪念室北面靠珠江位置开挖一个2米多深、数十平方米的大型地下消防水池,通过管网把消防水输往校本部、俱乐部等校内文物建筑,该工程已开工。

症状:学生俱乐部整体破损

加固学生俱乐部

在孙总理纪念室再往西50米处有一座欧陆风情的红色建筑,这就是学生俱乐部,是以前举行各种庆典的场所,广州大新公司的名青衣和老生金艳秋等就演过《空城计》、《纺棉花》、《大劈棺》等剧,名噪一时的交际花紫罗兰也曾到校表演。

张申府,这位最早执教黄埔的“红色教官”,早年与陈独秀、李大钊来往甚为密切,是陈独秀主办的《新青年》的编委之一。1918年12月,三人还曾联手创办了《每周评论》。后来陈独秀交给张申府一项新的任务,让他到欧洲的中国留学生中发展中共党员。在欧洲的三年里,张申府介绍了后来成为中共核心领导人的周恩来、朱德入党。

解说:刘中柱是重庆合川人,生活条件比张元和所在的宁夏要好得多,作为国民政府陪都的郊县,合川县里有很多政府配套的工厂建在了这里,于是年龄不大又识文断字的他,做了一家印刷厂的排字工,对日战争打过几年,身强力壮的刘中柱慢慢有了“家国危亡匹夫有责”的觉悟,1941年,21岁的他决定报考黄埔军校,并顺利的成为18期步兵科学员。

黄埔军校一期共招收了470名学生,这批人都是当时精英中的精英。其中,有徐向前、陈赓、左权、王尔琢、周士第、杜聿明、桂永清、胡宗南、关麟征、郑洞国、贺衷寒、宋希濂和余程万等。可见,要在黄埔一期生中夺得第一名的难度有多大。

从黄埔军校毕业后,范汉杰回到粤军,由于他此前就是上校司令,不可能让他重新再从小排长做起,所以是在粤军第1师第1旅担任中校参谋、营长。随部队参加了讨伐陈炯明的第一次、第二次东征。因为在战斗中表现突出,于1926年8月升任国民革命军第4军第10师29团上校团长,当时团长的含金量还是相当高的,黄浦一期生中除了去杂牌队伍国民军中的一些人在1925年就当上团长的,在国民革命军中这个时候当上团长的,除了范汉杰也就只有孙元良、李延年、甘丽初和胡宗南等少数几个人了。

本文关键字: 黄埔军校    学生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