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教育指南>学生>

培训机构频频打电话骚扰 谁泄露了学生信息

“请问您是某某学生家长吗?最近孩子学习怎么样……”家住安宁区的张先生,自孩子上高一后便隔三差五接到类似的骚扰电话,对方自称是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千方百计游说张先生的孩子报补习班。让张先生纳闷的是,对方对孩子的信息十分了解,空间是谁泄露了学生……

专题: 老师最烦什么样的学生 长春市二道区教育局 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 如何培养学生创新能力 

“请问您是某某学生家长吗?最近孩子学习怎么样……”家住安宁区的张先生,自孩子上高一后便隔三差五接到类似的骚扰电话,对方自称是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千方百计游说张先生的孩子报补习班。让张先生纳闷的是,对方对孩子的信息十分了解,空间是谁泄露了学生信息呢?

家长 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各种补习机构的电话

“孩子上初中时也有类似的骚扰电话,但不是很多,现在上高一了,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各种补习机构的电话。”11月27日,张先生对记者说,现在学校都要求家长留联系方式,之后信息便透露了出去,接到各种培训机构的骚扰电话让人很不爽。

家住九州的李先生,孩子正在上初三,也遇到了类似的烦心事。他越想越担忧,自己的电话号码泄露也就罢了,孩子的信息是怎么泄露的呢?“这些机构甚至连孩子语文、数学考了多少分都知道,电话一个接一个,千方百计推销补课班。”李先生说。

记者在城关区、安宁区采访发现,只要有学校的地方,不管是小学还是中学,周边各种英语、语文、数学、作文、艺术类培训班五花八门,每到周五放学时,学校门前发传单者比比皆是。每逢周末,还有部分学校联合培训机构,以讲座的形式邀请家长参加,就是为了推销培训课。

律师 未经允许泄露信息情节严重可追究刑事责任

采访中,记者发现一些高考生的信息也被随意泄露。市民赵先生的女儿去年高考后,接到了许多骚扰电话,大部分是询问有关录取的事。“他们一下子就说出了我家孩子的姓名,还道出家庭住址。接下来,就问我孩子考了多少分,是否是理想成绩,有的追问需不需要复读,有的开门见山就说是民办高校,推销热门专业、国外合资办学等等。”

据知情人透露,培训学校或者补习机构与中小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家长和学生的信息是通过各种途径得来的。至于高考生信息,则是个别老师泄露的。

对此,本报提醒家长和学生,在日常生活中,要保管好自己的身份证、信用卡及户口本等重要的证件。不随意填写来路不明的调查问卷,不随意留下自己的真实联系方式等。甘肃诚信律师事务所律师潘从金认为,教育部曾发布《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明确提出,对属于考生个人信息及有关录取过程中需要保密的工作内容,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公开。考生的分数等信息属于个人隐私,未经个人允许,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可以滥用。泄露考生信息,如果情节严重可追究其刑事责任。(孙建荣)

“其实,现在哪个家长不心疼孩子,不愿配合老师呢?但是,群里叽叽喳喳的,大家观点不同,有时摸不清老师和其他家长的真实想法,还是少说两句好了。”陈先生常常要加班,虽然他在儿子的班级群里,但是很少发言,甚至想过干脆退群,因为信息太多,看着实在头晕。

现行的导师负责制,为导师在学术科研以及个人生活上干预干涉学生提供了很大的空间。在现有制度下,导师滥用权力不仅代价极低,还可冠之“对学生负责到底”的美名。导师队伍中滥用权力的案例屡见不鲜,通常表现为以切断学术资源作为威胁,直接或变相侵犯学生个人生活。这一制度含括的一体两面——科研与生活,就这样被滥用职权的导师结合在了一起,前者被用作后者的条件或砝码。

悲痛吗?当然。他一句话也没有,就这么突然走了。家人、学生、朋友、同事,伤心、悲恸、惋惜、遗憾,都有。

什么样的老师才最受学生欢迎?“学生走了,说明学生和家长对学校不信任,这让我和老师们感觉很痛苦。”

学生眼中的她虎嗅注:一名有学术追求的大学生,满怀憧憬地进入研究生阶段,没想到面对的是体制的束缚和导师的剥削,可以想象他/她是多么的失望和无奈。尊师重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但在畸形的导师制度下,过于强大的权利和利益却让研究生导师可以随意对自己的学生“生杀予夺”。如本文所讲,“在这种师生权利结构天然失衡的制度下,学生从一开始便以天然弱势者的姿态进入高校这一场域。”

本文关键字: 学生    信息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